多特蒙德转会汇总

離岸人民幣已破6.9,急速貶值

5月13日下午15點之后,離岸人民幣兌美元再度“跳水”,跌破6.9關口,日內跌幅超過600點,創下2018年12月以來新低。在岸人民幣對美元匯率低開低走逾500點,失守6.87關口,直逼6.9關口。

當前的匯率水平,已經抹去了今年以來全部漲幅。如果美國再次宣布加關稅,人民幣匯率會不會直接破7?在過去2017年和2018年兩年中,人民幣離岸匯率和在岸匯率都曾無限接近7關口,始終沒有突破。

但是,當下的國內外資本市場正在賦予人民幣匯率一個全新的想象空間。在2018年,人民幣從4月底開始貶值了約12%,對應美國對中國出口2000億美元商品增加關稅10%。如今,美國已經將2000億美元中國輸美商品加征的關稅從10%上調至25%,人民幣又會貶值到什么位置?統計顯示,從今年4月底,中美貿易摩擦進一步升溫以來,人民幣匯率已經貶值了2.3%,市場對于“7”的概率認識在大幅攀升。

但是,一旦人民幣兌美元匯率面臨較大的貶值壓力,毫無疑問,中國央行將會再次通過保持嚴格的資本流出管制、加大逆周期因子調控力度等方式來維持短期內匯率的基本穩定。

離岸突破6.9關口,抹去今年以來全部漲幅

5月13日,離岸人民幣在以6.8497開盤后,先后擊穿6.85、6.86、6.87、6.88、6.89和6.90關口。在13日下午15時左右跌破6.90關口,創下去年12月以來新低,日內跌超600個基點。

在岸人民幣匯率也出現同樣走勢。相比離岸市場,人民幣對美元匯率波動幅度略小。在中間價出爐后,人民幣對美元即期匯率5月13日開盤即報6.8500,隨后雖短暫回升,但10時左右跌破6.85關口,又在20分鐘后失守6.86,已經磨平今年以來的全部漲幅(2018年12月28日人民幣對美元即期匯率收盤報6.8658)。13日下午15點之后,人民幣匯率跌幅明顯加大,一度跌穿6.87關口。 

從收盤價與中間價的月度平均價差來看,5月以來達240基點,僅次于811匯改啟動當月(334基點),已超過了2018年6-10月中美貿易摩擦升級時的水平(最高為124基點)。這表明,從市場力量來看,當前人民幣仍然面臨明顯的貶值壓力。

破不破7?分析人士更傾向于匯率仍然穩定可控

會不會上演去年急速貶值一幕?在2018年,人民幣從4月底開始,連續6個月多時間內,急速貶值了約12%,對應美國對中國出口2000億美元商品增加關稅10%。

有分析人士測算,如今,美國已經將2000億美元中國輸美商品加征的關稅從10%上調至25%,人民幣又會貶值到什么位置?會不會7?市場對此關注度極高。目前,多數市場分析人士更傾向于認為,不破7。

圖片來源:攝圖網

莫尼塔研究首席經濟學家鐘正生:  

當前中美貿易談判正酣,美國率先加征關稅,而中國不加干預,讓人民幣按市場供求方向貶值,是短期博弈的一個層面。但中美貿易談判只要繼續,人民幣匯率大幅升值和大幅貶值的空間都沒有:大幅升值,不符合當前人民幣匯率并未明顯低估的基本面,也會顯著削弱中國的出口競爭力,并可能加劇不利的資本流動壓力;大幅貶值,不符合秉持重商主義理念、施壓中國迅速削減對美貿易順差的美方訴求。

平安證券首席經濟學家張明:  

破7的概率依然很低。首先,總體來看,隨著年初以來的宏觀穩定政策逐漸發揮作用,2019年下半年中國經濟增速有望企穩,而美國經濟增速將會繼續下行,經濟基本面的相對變化有助于人民幣匯率企穩;其次,中美貿易摩擦加劇的情景下,中國經常賬戶惡化的程度,短期內其實可能不及中美貿易摩擦改善。個中原因在于,如果中美貿易摩擦達成協議,中國將會顯著增加從美國的進口,這必然會導致中國的整體貨幣貿易順差顯著收縮。而在中美貿易摩擦加劇的情景下,雖然中國對美國出口可能有所下降,但中國從美國的貨物進口則不會顯著上升。此外,中國對美國的服務貿易逆差也可能有所收窄。

興業研究魯政委:  

境外美元兌人民幣匯率突破200日均線,打開進一步上行空間。然而國內基本面保持韌性、貿易談判已進入文本階段,本輪市場情緒受消息面影響的程度弱于2018年6月。上調關稅的影響將逐漸被市場消化,美元兌人民幣上行的速率相對可控。后續關注美國財政部匯率觀察半年報中透露的貿易談判訴求,以及對華進口關稅是否繼續升級等。

警惕“破7”的不利影響,資金開始陸續流出新興市場

顯然,人民幣匯率一旦破7,將對市場主體的信心產生顯著不利影響,這可能會引發國內資產市場出現更大幅度的波動。特別是,外資進出帶來的波動性將大大增加。摩根大通12日已經表態,將通過對新興市場貨幣的小幅減持來減少面向新興市場的風險敞口。

過去一周,中美貿易摩擦是貫穿全球市場和資產價格走勢的關鍵。不確定性突然大幅攀升導致全球避險情緒大幅升溫,避險資產如VIX多頭、日元資產和黃金大幅上漲,而主要股市特別是新興市場、以及美股市場中對中國收入敞口大的科技硬件和半導體板塊跌幅最大,信用利差也小幅走擴,呈現出明顯的risk off特征。

這對于越來越依賴外資的國家顯然是不利因素。目前,國內資本市場和債券市場上,外資權重越來也大的情況下,一旦人民幣兌美元匯率面臨較大的貶值壓力,無疑,中國央行將會通過保持嚴格的資本流出管制、加大逆周期因子調控力度等方式來維持短期內匯率的基本穩定。

在債券市場上,根據中央國債登記結算公司與上清所最新發布的托管數據,截至4月末,境外機構在中國銀行間債券市場債券托管余額為1.77萬億元。而在股票市場上,目前外資持有我國股票規模達到1.15萬億元。

人民幣貶值不利于A股上漲

在匯率波動上,1%是一個很大的數據!別看小小的1%,可是牽涉起碼萬億為單位的資金……

過去兩年多時間里面,從股市和人民幣走勢對應關系來看,人民幣貶值對股市的上漲不利,人民幣升值則對股市上漲有利。而人民幣幣值預期的穩定乃至回升,已經是推動股市走強的第一要件。很大程度上,貨幣是一個國家的臉面,如果它貶值了,說明資金不看好這個國家的資產,正在外流。

事實上,作為引領市場上漲的重要力量之一,北上資金也在近期呈現出明顯的凈流出狀態,4月以來,北上資金凈流出天數明顯多于凈流入的天數,累計凈流出超300億元。包括貴州茅臺、中國平安、格力電器等在內的白馬個股均被北上資金凈賣出超10億元。

從宏觀經濟角度來說,人民幣的升值或許是我國經濟表現好的反映,因為只有經濟表現好才有利于人民幣升值,比如在去年我國GDP增速持續下滑的背景下,人民幣也是出現持續貶值,而隨著2019年一季度GDP增速企穩,人民幣也迎來了升值。

經濟表現好,對人民幣形成支撐,對股市來說也同樣如此。因為只有經濟表現好,上市公司才能更好地賺錢,上市公司能更好地賺錢,股票價格才能更好的上漲的。由此來看,人民幣的升值與股市的上漲具有一定同步性,但這也并不是說人民幣只要一升值,股市就會上漲。而人民幣的貶值則通常會壓制和不利于A股上漲。

轉載請注明出處項目管理網 » 離岸人民幣已破6.9,急速貶值

相關推薦

    多特蒙德转会汇总 江西新时时技巧qq群 手机什么软件能玩21点吗 重庆时时单双公式 黄金时时彩全能计划 极速时时是骗局吗 时时彩计划软件哪个准 马云对众享云店的看法 重庆时时彩正不正规 拼宝乐是正规软件么 足彩胜负14场 宝盈娱乐平台 重庆老时时开奖 重庆时时开奖最快直播 闷牌技巧 彩票赌大小单双的彩种